格子WJW

往西,宁静的地方。

野玫瑰的帽子

女儿雪子特别盼着老师的到来。当天,会去公共汽车站接您。不过,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画上一幅简单的地图。

 我一只手拿着这样的明信片,寻找起中原家的山庄来了。

 下了公共汽车,谁也没有来接我,结果,我只能凭借着这张简单的地图,边走边找了。可是,这幅地图简直是谬误百出。从公共汽车站到冷杉树,不过是一段眼睛到鼻子的距离,可它画得好像比火车的一站路还要长。而对面远远的一个拐角,它却画得似乎只有两、三步远。照这样子,我要走多远,才能走到山庄呢?我心里连一点谱也没有。写这张明信片的人,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从刚才起,我就有点冒火了。

 那山庄里住的,是这个夏天我要教的一个名叫中原雪子的少女,还有她的妈妈。

 住到山里的别墅去当家庭教师──当别人把这项工作介绍给我时,我真是高兴得几乎要蹦起来了。我想,这可太好了。要教的孩子,已经是个中学生了,不会太累。而且还给三顿饭,据说津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。我把想要读的书塞满了背囊,还带来了写生簿和吉他。尽管我不止一次地对自己说,不是去玩的唷,可我还是把口哨吹个不停。啊啊,有多少年没去过山里了?

 然而,当公共汽车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山中的车站急速远去的时候,特别是当我发觉这里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,我一下子不安起来。

 时间是午后的3点。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,大白天的山里静得让人难以置信。

 我在公共汽车站等了一会儿,不见有人来迎接,就照着地图,一个人慢腾腾地走了起来。走走停停,走几步又歪过脑袋想想,好歹算是走到了地图上画着的那片杂树林。林子里,像地图上画的那样,有一条细细的小道穿了过去。我松了口气,上了小道。

 就在这时,右手林子的深处有个人影一闪而过。

 (咦呀!)

 我凝眸看去。

 怎么看,都像是一个孩子。拎着个大篮子,看样子已经习惯了,摇摇晃晃地走着。那样子像是被打发去买东西了,正慢悠悠地往回走。不久,那身影就奔出了林子,突然出现在距离我大约三十米远的前方。随后,便飞快地往对面走去。

 是个戴着一顶大帽子的少女。

 一看到她的背影,我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。

 (这不像是帽子在走路吗?)

 少女的草帽简直是大得有点离谱了,帽檐上,饰着一朵朵白色的花。不,与其说饰着,不如说是插满了一朵朵白色的花。就像南国狂欢节的帽子。

 那花全是野玫瑰。

 插满了野玫瑰的帽子下面,两根长辫子,光溜溜的,一直垂到了腰那里。从劳动布裤子和白短袜之间,看得见她细细的脚脖子。大概是个都市里的少女吧。年龄呢,十三还是十四……就在这时,我突然恍然大悟:

 (这大概就是中原雪子吧!)

 我急忙朝地图上瞅去,在这一条道的尽头,就应当是中原家。因为是一张不准确的地图,距离吗?看不出来还有多远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山庄就在这片林子的尽头,是不会错的。

 (这么说,她果真是雪子了,那我跟在她后面就行啦)──冒出来这么一位美丽的向导女孩,我快乐地想。

 少女和我的距离,还是三十米。少女好像是丝毫也没有发现我跟在后面,仍然急匆匆地走着。从竹编的方篮子里,露出来好多青苹果。雪子大概是被妈妈打发去买东西的吧?妈妈一定是说过了,老师今天就要来了,去多买点水果吧!我真想快点坐在山庄的阳台上吃那些苹果了。

 不过,我也许应该在这里招呼少女一声。

 但是,不知是怎么回事,我竟一反常态地胆怯起来了。不过就是招呼一声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至少是今天,我却像是需要不得了的勇气似的。虽说如果少女扭过头来,我只要微微一笑,嗨上一声就行了。

 “你是中原雪子吧?”轻快地打个招呼就行──

 少女根本就不回头。只是笔直向前,简直就像是军队在行军似的,大步流星地向前面走去。

 我想象起雪子的相貌来了。

 戴着花饰的帽子,白白的皮肤,大大的黑眼珠,一幅有点类似洛朗森的画的少女像在我的心里浮现上来。

 可不管怎么说,山庄也远得有点离谱了啊!这一带,本该是快看得见漂亮的红屋顶了,然而湿漉漉的林子里的这条小道,却走啊、走啊,怎么走也走不完。

 我很快就焦躁起来了,稍稍加快了脚步。

 于是,不知为什么,少女的脚步也快了起来。我再快一点,少女也再快一点。

 嗒、嗒、嗒、嗒……两个人的脚步声响了起来。

 明摆着的,少女已经意识到我跟在后面了!也许说不定,早就发现我了。尽管如此,她却连一次头也不肯回,好一个害羞的孩子啊!

 渐渐地,小道变得又窄又险了。我不是被蔓草绊住了脚,险些摔倒,就是被小鸟尖锐的叫声吓了一大跳。

 (这种地方,会有山庄吗?)

 我蓦地想到。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开始醒悟过来,这个人也许不是中原雪子。我也许是胡乱认错人了,跟在一个陌生人后面追了这么久。

 我终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:“啊……喂喂!”

 我这么一喊不要紧,突然,少女竟猛地跑了起来。篮子里的青苹果,两个三个,咕碌咕碌地滚落到了地上。少女简直就像是一只被猎狗追赶的兔子,只是发疯了一样地狂逃。

 我一下惊呆了。不过,我马上也跑了起来。

 “用不着害怕呀──喂喂!”我大声地喊着,朝少女追去,“喂──我只是想问一问路呀──”

 但是,眼看着,我和少女之间的距离被拉开了。羊肠小道的尽头,野玫瑰的帽子成了一个小小的点子。白色的帽子,看上去就宛如是一只林间的蝴蝶,飘飘悠悠地飞远了。

“真没办法!”

 我站住了,喘着粗气。

 可我只能去追少女。公共汽车站是回不去了,因为太阳已经西斜了。我不能呆在这种地方过夜。只要跟在那个孩子后面,山小屋也好、烧炭小屋也好,不管怎么说,肯定能走到一个有人的地方。我磕磕撞撞地迈开了步子。

 又看见野玫瑰的帽子了。远远的、远远的,看上去像是一个小白点。

 (我又要开始追啦!)

 我加快了脚步。

 可是追了一会儿,那个白点一下子模糊不清了,成了两个。

 (……)

 我揉了揉眼睛。

 这下白点成了三个。

 (怪、怪了!)

 我站在那里,凝眸望去,这回成了四个、五个、六个……

 我忍不住奔了过去。我想,这一定是一大群戴着野玫瑰帽子的少女,突然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。

 我愈接近,帽子的数量愈多。我已经眼花缭乱了。

 “嗨,雪子──”一边奔,我一边大声地喊了起来。

 可是一眨眼的工夫,我的前方变成了一片白色的野玫瑰的花海。

 ……

 不知什么时候,我误入了野玫瑰的树林。

 这里,连一个戴帽子的少女也没有。

 静极了。我闻到了一股甜甜的花香。如果说活的东西,就只有我一个了……这时,我突然听到了这样一个声音:“妈妈,吓死我了。不知是谁从后面追过来了呀!”

 我朝四周扫了一圈。我听出来了,那个声音,是从我边上的一片浓密的树丛里传出来的。我正想钻进去,可马上就被玫瑰的刺勾住了,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。

 这时,从树丛里头传出了这样的对话:

 “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拿着枪吗?”

 “不知道。我一次也没回头。”

 不知为什么,我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。

 我凝目向玫瑰的树丛里望去。于是……透过好几层叠到一起的叶子,我看到了白色的活的东西。还在动。两匹。

 (是鹿!)

 我顿时就明白过来了。是两匹白色的雌鹿──大概一匹是母鹿,一匹是它的女儿。鹿女儿的头上,孤零零地扣着野玫瑰的帽子。

 我仿佛是看到了幻觉。

 这时,母鹿的眼睛与我的眼睛“啪”地遭遇到了一起。它说:“谁呀?”

 鹿确实是这样说的。一瞬间,我说不出话来了。只是睁大了眼睛,喘着粗气。于是,母鹿又问了一遍:“谁呀?”

 声音里透着一种凛然。不愧为是鹿,这种动物连态度都是这么地庄严。我是彻底地张口结舌了。

 “啊……我是家庭教师,我迷路了……”

 母鹿想了想,问我:“家庭教师,是不是就是常说的老师呢?”

 “唔,就算是吧。”

 “是吗?那么正好。”

 “啊?”

 听我呆然若失地这么一问,母鹿慢慢地说:“那么,能顺便教一教我的女儿吗?”

 我一听就慌了。

 “不不,我怎么教得了鹿的女儿!再说,我现在还必须赶到中原家去。”

 然而,鹿夫人实在是热心不过:“求您了,只要两、三天,不不,一天、半天就行。请大致上教一教这个孩子。完事之后,我一定会致以厚礼的。”

 “厚礼?”我有点心动了,“你能给我什么呢?”

 母鹿用一种郑重的声音说道:“我教你帽子的魔法吧!”

 (哈,)我明白了。

 (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。那个鹿女儿方才就是戴了顶野玫瑰的帽子,变成了一个少女。可我要是戴上了那顶帽子,会变成什么呢?)

 我一下子兴奋起来。

 “那好吧,就让我当一会儿家庭教师吧!不过,我教些什么才好呢?”

 母鹿慢慢地说:“就教教读写和计算,还有一般众所周知的常识吧。”

 “常识?”

 我扑闪扑闪地眨巴着眼睛。

 “是的。比方说,寒暄话的说法、迎客的方法、写信的方法、请人吃饭的方法、赠送礼物的方法……还有……”

 我有点烦了,中途打断了它的话:“我觉得,鹿没有必要记住这些东西。”

 想不到,母鹿放低了声音,嘟囔了一声:“不,这孩子,马上就要成为人的新娘子了。”

 “……”

 “我一开始就不该教这孩子帽子的魔法啊!这孩子戴着野玫瑰的帽子,变成人的样子,漫山遍野地到处跑。没多久,就和猎人的儿子好了起来。这不,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。”

 “是这样啊。”

 我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 母鹿继续说:“我们虽然叫鹿,但又被叫做白雪,这是一种高贵的出身。从前,这山里还有好多伙伴,但被野狗追的追、被人杀的杀,如今只剩下两匹了。我们是最后的白雪。我们所以藏在这个地方,是因为玫瑰的刺在保护着我们。”

 “是这样啊,原来是野玫瑰的保垒!别说,不注意还真闯不进去呢。不过,可以让我进去吗?”

 “当然。请绕到背面去。背面有一个一棵玫瑰树大小的缝隙,请从那里钻进来。”

 我点点头,从树丛边上绕了过去。正好在相反的一边,有一个窄窄的缝隙,那就是入口。我从那里钻了进去。

 树丛的中央是空的。玫瑰树围成了一个圆圈,当中有一座房子大小的空间。两匹雪白雪白的鹿,直挺挺地站在那里。

 “哇……”

 我眯缝起了眼睛。倏地,我觉得自己仿佛飞进了一幅年代久远的油画里。

 现在回想起来,那个时候,我已经被白鹿施了魔法了吧?为什么这么说呢,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彻底地忘记了中原的山庄。而且,我觉得这鹿的女儿就是雪子,自己从东京远道而来,就是来做鹿的家庭教师的。

 鹿的雪子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。相比之下,鹿妈妈的眼睛里更多的是冰冷,多少让人有点担忧,不过,我想,那是对心爱的女儿即将成为人的新娘子的一种悲叹吧。

 我坐到了草地上,吃起青苹果来,许是饿了的缘故,我一口气连吃了五个。

 自那以后,我究竟和鹿呆在一起,度过了多少长的时间、我究竟靠吃什么才活了下来呢?这些事,我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。

背囊里,我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。好几册学习参考书、少男少女的读物、植物图鉴、地图册、吉他的乐谱、写生薄和绘画的工具、谜语和九连环。这些东西,全部都派上了用场。

 像教人一样,教一个对人世一无所知的鹿的女儿,我费了不少心血,不过雪子的记忆力过人,通常的读写和计算,一下子就学会了。

 有时候──当母鹿外出不在家的时候,我会向雪子寻问一些关于她的“婚约者”的情况。

 “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 我这么一问,雪子的白耳朵就会突然一抽,欢快地回答我:“是个像拂晓时分的月亮一样的人。”

 然后,她呆呆地眺望着远方,继续说:“头一次见到他,是在我去看爸爸回来的路上。”

 “啊,你有爸爸?”

 “是啊。我爸爸在村小学的理科教室里。爸爸有一头漂亮的鹿角,玻璃的眼珠,就那么一直站着。不过,爸爸一句话也不说,也不呼吸。尽管这样,可我还总是变成人的模样,去看爸爸。我就是在回家的路上,与他不期而遇的。因为雾太浓了,鼻子都快碰到一块了,也没有发现。我吃惊得都快要跳起来了。只差那么一点点,帽子就掉到地上了。他突然开了口:‘你在这一带看到猎人了吗?’

 “我不说话。于是,他一口气地说了下去:‘没遇上一个穿皮上装的男人吗?是我的父亲。出去打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’

 “那一刻,不知为什么,他的眼睛特别明亮,我怕了,向后退了几步。于是,他突然笑了起来:‘不用怕呀。’他说。我不知怎么搞的,害羞得要命,说了声:‘去找呀。’就咚咚地跑开了。可是,他那张笑脸却永远留在了我的心里,不知为什么,我竟会痛苦不堪……

 “再见到他的时候,我问:‘找到你父亲了吗?’听我这么一问,他悲伤地摇了摇头:‘慢慢找吧。’他说。他抽起烟来。一股好闻的气味。打那以后,我们常常在山里约会。一开始,我还只不过是打算戏弄戏弄人。可到头来,等我清醒过来了,好了,已经答应嫁给人家了……”

 呵呵呵,雪子破涕为笑。

 “这么说,他还不知道这个藏身之处了?”

 雪子点了点头。

 “他也不知道你是鹿了?”

 雪子又点了点头。

 “可是,这能一直隐瞒得下去吗?就算戴上野玫瑰的帽子,变成人的模样嫁了过去,也总有一天会原形败露的啊!”

 “没事。”雪子回答得十分干脆,“妈妈会用一种特别的魔法,把我完全变成一个人。”

 “嗬,你妈妈真是了不起的鹿啊!”

 “是的。虽然白鹿全都拥有魔力,但妈妈的格外强大。所以,我们才会活到今天。”

 说完了这句话,雪子突然压低了声音,说出这样的话来:“不过呀,老师,您还是不要去想魔法的好。连尝试一下魔法,都绝对不能去想啊!”

 雪子的声音是非常认真的。

 “为什么呢?”

 “为什么……”

 可就在这时,雪子闭上了嘴。母鹿悄无声息地回来了。然后,一张严峻得可怕的脸,死死地盯住了雪子。

 随后,我教起雪子打电话的方法、寒暄话的说法来。还把蕺菜的叶子能作成治疗疖子的药、万一感冒了,喝口加了蛋黄和砂糖的酒就会好了的事,也统统教给了她。作为答谢,雪子教给我这样一个可爱的魔法。手掌上盛满花瓣,然后猛地吹一口气:“你看,这样一来,不就形成了一场小小的花的暴风雪吗?趁它们还没有落地,赶快许个愿。如果赶在花瓣一片不剩地落到地面之前说出来,那个愿望,就一定会实现。我总是许愿能成为一个好的新娘子。”

 后来有一天,雪子终于要嫁到人类的村子里去了。代替帽子的是,头发上插满了野玫瑰,绝对再也不会变回到鹿了,美丽的新娘子打扮的雪子,一闪身,从玫瑰的堡垒里钻了出去,走了。

 只剩下我和母鹿两个了。

 母鹿用与往常一样彬彬有礼的口吻说:“您受累了。”它的眼睛,像玻璃一样。在这一刹那,这匹鹿的配偶的形象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。村中的小学里,成了剥制标本的雄鹿的玻璃眼珠……想到这里,我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我突然就想下山了。

 “我要回去了……”一边说,我一边拽起自己的背囊,向出口处走去。

 可就在这个时候,背后传来了母鹿凛然的声音:“那么,让我来教你帽子的魔法吧!”

 这让我心惊肉跳起来。

 “我不想学魔法了。我已经看得够多了。”我拒绝道。

 但是,母鹿摇了摇头:“不行。一开始我们就说好了。您不戴上那顶帽子,我会觉得对不起您的。”

 真的是这样吗?我想。不过,我转而又想,如果现在学会一招简单的魔法,以后倒也方便了。

 野玫瑰的帽子,就扔在我的脚边上。我弯下腰,把它捡了起来。

 “那么,请把帽子戴上吧。”母鹿说。

 我轻轻地把帽子戴到了头上。

 母鹿在我的前面跑来跑去,念起了咒语。长长的咒语。我被一股甜甜的野玫瑰的花香包围了,就那么站着,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。

 ……

 啾啾啾,肩头响起了一阵小鸟的啾啁声,我一下睁开了眼睛。

 白鹿一动不动地卧在我的面前。玫瑰的叶子,泛着晃眼的亮光,摇曳着。周围和先前没有任何的不同。我想伸开手臂,打一个哈欠,不想却吃了一惊。自己的身子变得异常的坚硬了。简直就像是棒子一样。

 我想说句什么,也发不出声音来了。想扭动一下身子,也扭不动了──

 啊呀,我变成了玫瑰树啦!

 被变成了一棵正好堵住了堡垒出口的树。

 “好了,这下您也变成了一棵守护鹿的野玫瑰了。”母鹿肃穆地说道。

然后,就开始了长长的、长长的唠叨──

 “您以为我骗了您吧?可您知道人是怎样欺骗鹿的吗?他们是用鹿笛来引鹿上当受骗的。

 “因为鹿笛能模仿出雌鹿的叫声,秋天的晚上,一听到它的声音,长着漂亮鹿角的年轻的鹿们,就会信步走进月光中。随后,它们就遭到了杀身之祸。我的父亲是这样、哥哥、表兄、配偶也全都是这样。人就是这样欺骗鹿的。

 “为了一次能捕捉到更多的鹿,人们会纠集成一大群,把山团团围住。女人、孩子,甚至连狗也加入到了猎人的队伍当中。他们组成一个巨大的半圆,把鹿群追得无处可逃。

 “这样的事,有过好几次。那么多的鹿,从山道上冲过去时,就宛如是一道白色的疾风。人们尖叫着,在后面紧追不舍。我们白雪的伙伴,就这样急剧地减少了。

 “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也是被追得走投无路的时候吧,为了守护女儿和自己,我使用了一直秘藏在身的魔法。我把把我们团团围住的人们,一个不剩,全都变成了野玫瑰。从那以后,我们就隐居在里面了。这里这些野玫瑰,全部都是那时候的人。不止是猎人,还有村子里的男人、女人和孩子。就是现在,也常常会有家人来寻找这些下落不明的人。

 “这就是我对人的最大的报复。”

 我因为惊恐,浑身哆嗦起来了。一边哆嗦,一边这样想:(即使是这样,也用不着把我也变成野玫瑰吧?我连想也没有想过要捕鹿啊!不单没有想过,还教了雪子那么多东西。)

 母鹿读出了我的心声,连连点头:“不错,您的确是教了我女儿不少东西。可是您看到我女儿出嫁了。所以,我才把您变成了树。”

 “……”

 “因为您是惟一一个知道了女儿秘密的人。是的,即使是有一个人知道那孩子是鹿,就无法守护住那孩子的幸福了。我就是为了保守女儿的秘密,才把您变成野玫瑰的。这是我最后的魔法了。”

 说完,母鹿静静地闭上了眼睛。

 然后,过去了好长的时间。

 我全神贯注地看着蜘蛛把一根银丝,慢慢地挂到玫瑰的树枝上,随后又返了回来,编成一个美丽的几何图案。我目送着蜗牛慢吞吞地爬远、数着蚂蚁长长的队列。

 太阳一次次升起,又一次次落下。以为会是一轮黄色的圆月亮,想不到却是像餐刀一样,细细的,闪着亮光。我感觉自己仿佛在那里站了有几十年。

 “喂,你在那里干什么哪?”

 有一天,我突然听到了人的声音。

 “你在那站了老半天了,在想心事吗?”

 是一个年轻的男人,像是当地人。可我还是纹丝未动。因为玫瑰树是动不了的。这时,男人“啪”地拍了一下我的肩。也就在那一刹那,我的双膝猛地一弯,人软瘫瘫地倒在了地面上。

 “你怎么了?”

 男人在我的脸上扫了一眼。

 我就那么两手撑住地面,喘着气,把我的经历从头到尾地给他讲了一遍。

 “那是幻觉吧?你是看到了很久以前生活在这座山上的白雪的幻觉啊!”男人说。

 “可是,这帽子……”

 我把手举到了头上,头上没有野玫瑰的帽子。还不止是帽子呢,白鹿、玫瑰的树丛也都不见了。周围只是一片黄昏中的杂木林。男人张开大嘴笑了起来:“迷路了吧?你要去什么地方呢?”

 “是是……中原……”

 我把手插进兜里,把那张皱皱巴巴的明信片掏了出来。男人伸头一看:“哈哈,这是前面的那片树林呀!你刚才下错车了,早下了一站。”

 我顿时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我总是这样冒冒失失的,终于犯下了这么一个大错。可是,男人却对我说:“如果从这里走过去的话,也就三十分钟左右。天还亮着就能赶到。要我给你当向导吗?”

 我跟在男人的后面,一边走在林间小道上,一边揪起道上盛开的山绣球花的花瓣来了。还悄悄地试了试雪子曾经教过我的魔法。当蓝色的小花暴风雪纷纷落下时,我想起了真正的中原雪子。雪子一定是白白的、眼睛大大的吧?腿一定是长长的吧?而且还是一个天真、温柔的少女吧……我蓦地想到,往后,我还会再一次见到已经来到了人世间的鹿的雪子吧!

 一个长长的夏天的黄昏。


评论